您好,欢迎光临临沂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!
  1. 当前位置: 首页>>发改工作>>体制改革>>正文
“一次办好”难点痛点堵点调研:向体制性障碍“开刀”
2018-11-01   审核人:

 

在羁绊“一次办好”的藤索中,行政审批体制性障碍是根本性和关键性因素。

对此,我省组建行政审批服务局,全面实行“一枚印章管审批”,以体制改革的根本举措,实现“一次办好”;在审批流程再造过程中,针对制约流程再造的体制机制问题,多方施策多点突破;更通过督查、考核、激励、监督等制度方面的改革,推动“一次办好”真正落地。

行政审批服务局实现“一次办好”的体制蝶变

“要命的是,要这样跑好几个局。”眼前这位企业家的语气沉重而无奈。企业扩大产能,跑手续,第一趟是一位科员接待,被告知要找科长;第二趟,科员、科长都不在;第三趟找到科长,但决定权在副局长,副局长却出差了……如此跑了一个多月。

审批权分散在多个部门,每个部门需要层层签字,既要跑多座庙,每座庙内又要拜多尊神,这一度是企业和群众跑审批的写照。破解这个“魔咒”,行政审批服务局正是那剂良方——它将分散的审批权集于一体,并将审批权向窗口下放。

潍坊市滨海新区行政审批服务局,将新区26个部门的审批权集中到一起,将近90%的审批能在窗口办结。今年5月成立的荣成市行政审批服务局,同样将26个部门的审批权集中于一身,没有被集中的安监、税务等方面的审批,也被“请进”行政审批服务局政务大厅,与已集中的一起进行一链式流程再造,并且将审批权下放到窗口。现在荣成工商注册由3天缩短为2小时,个体户注册20分钟办结。

作为我省行政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,行政审批服务局建设目前正在五个县市试点,今年年底全省市县都将挂牌成立。

行政审批服务局的要义是审批权集中。在省政府出台的组建行政审批服务局指导意见中,对分散在不同部门的审批权既提出“应划尽划”,同时又指出条件尚不成熟的可暂不划转。我们在采访中感到,对这一条要严格把握,防止个别部门以此为据拒绝划转审批权。

审批权划转有多难?为了方便企业和群众,国家早在去年就出台文件,将不动产登记由房管部门移交给国土部门,中部一个县曾为此专门召开会议,然而国土部门跑房管部门四个月,好话、孬话、硬话、软话说尽,历尽曲折才协调下来。“这个过程想起来就想哭。”这个县的不动产登记中心主任对记者说。

“一把手”强力推动是各地的有效做法。荣成市委主要领导在各种场合明确表态:谁不支持行政审批服务局改革谁就辞职!潍坊滨海新区在市委、市政府支持下,将市级31个部门的214项行政许可事项下放到滨海新区。

正因为不愿意将手中的权力划出去,我们在各地听到一些对于行政审批服务局的抵触意见:把主管部门的审批权拿走了,会影响监管积极性。

临沂市编办副主任吴现栋对此作了回答:在这方面国家的要求是,“谁审批谁监管,谁主管谁监管”;审批以审批局为主负责,审批之后的监管,以主管部门为主负责,各负其责,不能因为审批权被拿走就影响监管。

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在这方面较早进行了探索:审批部门与监管部门建立互联互通的信息平台,前者及时将审批信息推送给后者,后者据此进行监管。浙江衢州在这方面有高要求:审批部门将信息同步传送监管部门后,不管是在双休日还是工作日,监管人员必须在24小时内到达现场。我省另一个试点平度对此的解决方法是,首先厘清审批服务局和主管部门的权责,然后建立联络会商、信息互通、业务协同、责任追究四项联动工作机制,保证审批和监管“无缝链接”。

从外省经验来看,将审批权从主管部门划转到行政审批服务局,能推动监管力量向一线倾斜。盐城市大丰区主管部门的审批职能剥离后,精简下的审批人员充实到监管队伍,这个区的一线监管人员增加280人。这对我省很有启示意义。

改革需要自上而下、自下而上相衔接破解流程再造中的体制机制障碍

流程再造是“一次办好”的关键。推进流程再造,目前存在一些体制机制障碍,需要由上到下逐个击破。

省直部门改革不到位,影响流程再造中的体制机制改革。测绘是项目建设的法定环节,郯城县实行“多测合一”,由一家测绘公司进行测绘,所得数据供法定的三个部门共用。然而我省多数地方,还是由这三个部门所属的测绘机构分别进行,既重复测绘,数据还不一致,让建设方很头痛。为什么不实行“多测合一”?很多市的测绘机构还是主管部门的直属事业单位,有奶先给自己的孩子吃,哪管效率与便民?为什么不改制?从东部到中部到西部,无一例外的回答是:省直的有关测绘机构仍是事业单位,省直部门对此不改革,市级也不好改,否则无法上下对接业务。

在采访中,我们了解到许多需要从省直由上到下进行改革的问题。诚如一位编办主任所说:自下而上改革如逆水行舟,自上而下改革势如破竹,省直部门尽快改起来。

其实,地方竞相进行的审批流程再造,正在为由上到下的改革铺路。不动产登记、交易,涉及国土、住建、税务部门,临沂打破部门界限,在政务大厅设立不动产专门工作区,整合各部门职能,进行审批流程再造。临沂市审改办副主任刘浩龙说:“打破原有部门的职能界限,将权力进行重新界定,也正是机构改革的内容。”由此,自上而下的体制改革焉能不快速行动起来?

数据共享,是当前我省推进“一次办好”下大力气抓的一项工作。然而有的地方不但谈不上数据共享,甚至连数据共享的基础设施都没建起来。今年上半年,东部一个县的政务服务中心为每个进驻部门购置高拍仪,用以扫描材料、各个部门共享电子材料,而不用群众跑多个部门分送复印的材料。然而到目前,14台高拍仪只有3台投入使用,原因是:对应的上级主管部门没有建起电子材料库,不认可扫描件。

济南市交通委在这方面有探索。自去年以来,济南市交通委首先投资建设数据平台,并带动区县建设分平台,还与有关内网、专网实现互联互通。由此,济南全市交通领域的审批实现全程网办,压缩时限60%以上。数据共享,既需要一个市由上到下实行,更需要全省统一实行,它是“一次办好”的开路先锋,等不得、慢不得。

部门不作为,只图工作不出差错,却为审批设置障碍,成为流程再造的机制问题。今年,青岛市改革建设项目施工许可证审批,在办证环节取消了一度搭车收取的市政基础设施配套费、水土保持费等多种费用。这让一些部门很困惑——不以办证这个抓手来收费,还有什么好法子让建设方主动缴费?

青岛市对此进行一项决绝的改革:今年6月,市人大常委会利用拥有的地方立法权,通过并报请省人大常委会同意,取消地方立法设定的8部门21项行政许可事项,至此市级行政许可事项全部削减,不应有的前置条件全部取消。

对流程再造中的体制机制障碍,我们采访到的只是一部分,但窥一斑而见全豹。对此,需要通过体制机制改革进行彻底清理,当前这项工作需要加快进行。

既要正面推进,又要反向倒逼打好改革保障“组合拳”

推进“一次办好”改革,除了需要从体制改革、流程再造等正面用力,还需要通过督查、激励、考核等制度改革,倒逼推进这项工作。

为进一步教育党员干部担当作为,今年7月,济宁市纪委通报13起不担当不作为典型问题,相关责任人受到开除党籍、党内严重警告等处分。持续的督查、暗访,为“一次办好”改革创造良好条件。近日,记者在济宁市政务大厅刚转了半圈,就有四名工作人员主动询问是否需要帮忙。

推动“一次办好”改革,既要抓一线工作人员,还要抓各级干部。这要强化对督查的结果运用,将督查结果列入对干部的综合考核评价中。据济南市委组织部副部长、市编办主任张强介绍,济南今年确定将“一次办成”成绩,纳入有审批职能的37个市直部门的经济社会发展综合考核,占3-5分,分值比较高。这一举措带来的变化是,原来落实改革措施需要挨个部门打电话督促,现在则不用催了。临沂亦将深化“一次办好”改革的相关情况,作为市直部门单位和县区党政领导干部综合考核评价的重要参考。

然而记者在各地看到,有的地方没有将“一次办好”改革纳入综合考核,而只是列为单独考核。毋庸赘言,前者对干部提拔任用的分量更重,后者则相对轻一些。“一次办好”改革是今年省委、省政府重点抓的工作,需要加重考核的分量。

高密市人社局长任光辉很感慨地对记者总结:推进“一次办好”改革,需要将过去一些很权威、很熟悉的工作流程,与时俱进作改革——由“以前是这样办、政策要求这样办、上级要求这样办”,转变为“群众盼望怎么办、怎么办群众最方便、怎么办最高效”。实现这种转变需要改革勇气,更需要“为敢于担当者担当、为敢于负责者负责”的激励机制。

去年下半年开始,高密人社局探索人社服务“零+1”(零上门、一次办)改革,出台许多突破性措施。潍坊市人社局给予高度表扬,鼓励高密继续探索。这是一种“为担当者担当”。然而当前迫切需要一种更大的担当,就是建立为担当者担当的制度。这要求各地认真落实省委、省政府《关于激励干部担当作为干事创业的意见(试行)》要求,出台细化政策,将保护干事创业者这张天网的“最后一米”织紧扎实,建立起从上到下的制度体系。

舆论监督,是当前推进“一次办好”改革的有力手段。因相关工作人员不作为、作风官僚,拖延一个月,莒南县村民张记锋才为其长女办好出国手续。经媒体报道后,相关责任人受到严肃处理,在当地引起强烈震动,为“一次办好”改革创造了良好氛围。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,各地希望这种立竿见影的监督持续下去,并将舆论监督与部门职能监督、社会监督相结合,形成一种长效机制。从省委的决心和媒体的表现,我们感受到了这方面的信心。

改革需要更细密的改革措施来落实。“一次办好”本身是一项重大改革,它需要各项改革合力推进。我们相信,只要各级党员干部勇当改革的促进派、实干家,锲而不舍推进行政审批体制改革和相应改革,就一定能实现“一次办好”改革目标。(大众日报)

关闭窗口